阿迪达斯官方报告发布的前三季度业绩显示,净销售额同比下降了18%,营业利润同比大幅下滑了78%至5.26亿欧元。其中,前三季度锐步品牌营收下降了20%。  对于利润暴跌的原因,阿迪达斯表示是受疫情影响,公司支出增加所导致的,其中主要包括大中华区的产品回收、采购订单取消、库存增加和坏账准备金的增加,以及与零售门店和锐步相关的损失。  据德国商业杂志ManagerMagazine消息称,阿迪达斯首席执行官卡斯珀罗斯特德(Kasper Rorsted)

放弃锐步合作Fear of God,阿迪达斯能否重回巅峰

2020年12月30日 15:24
关注微信公众号 “评评测测” 哦!点我扫码!

       阿迪达斯官方报告发布的前三季度业绩显示,净销售额同比下降了18%,营业利润同比大幅下滑了78%至5.26亿欧元。其中,前三季度锐步品牌营收下降了20%。

  对于利润暴跌的原因,阿迪达斯表示是受疫情影响,公司支出增加所导致的,其中主要包括大中华区的产品回收、采购订单取消、库存增加和坏账准备金的增加,以及与零售门店和锐步相关的损失。

  据德国商业杂志ManagerMagazine消息称,阿迪达斯首席执行官卡斯珀·罗斯特德(Kasper Rorsted)计划在2021年3月之前完成对锐步的出售,但该杂志没有援引这一消息来源。报道同时还称,罗斯特德希望通过出售锐步得到20亿欧元,但现在,即使成交金额少于这个数目他也会接受。

图片来自锐步官方网站

  阿迪达斯表示已经开始评估锐步的战略选择,可能包括整体出售,或保留在集团旗下。集团将于2021年3月10日宣布最终决定,届时将正式公布最新战略规划。

  2006年当时运动品市场第三的锐步被第二的阿迪达斯以3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意欲联手抗衡龙头耐克的阿迪达斯却在后来的十多年里一直没能让锐步摆脱困境,甚至成阿迪达斯的“不良资产”。

  2016年实施“Muscle Up”转型计划后,锐步启用了新的LOGO,定位在健身行列。该计划使得在2018年恢复盈利,比最初预期的时间提前了两年。2019年,在不考虑汇率影响的基础上,锐步的全球销售额同比增长了2%,主要受北美市场两位数增长的推动。

  即便如此,2019年,锐步的账面价值较2018年减记了近一半,至8.42亿欧元。2020年突来的疫情,又让刚有起色的锐步蒙上一层阴影。

  自从收购锐步后,阿迪达斯接过锐步的NBA资源,篮球领域一直给阿迪达斯带来不错的贡献。然而近年来阿迪达斯在篮球鞋领域表现远低于预期。

  本欲冲击高端的全新中底科技LightStrike面世以来因耐用性不佳饱受诟病,搭载Bounce和Boost中底的篮球鞋也因新款脚感变化不大,设计没有新意不受消费者买账,每逢大促节日阿迪达斯多以极低的价格促销清库存,一度被用户调侃为“我永迪”,意为因其总会低价促销我永远喜欢阿迪。

搭载LightStrike科技的阿迪达斯当家球星签名款哈登4价格稳定在3折

  目前NBA顶级球星资源中,阿迪达斯仅有哈登、利拉德、米切尔以及过了巅峰的罗斯,以至于阿迪达斯在今年应国潮风推出《三国演义》人物主题的五虎上将系列,不得不拉上早已退役多年的麦迪。和当年拥有麦迪、邓肯、加内特、阿里纳斯和比卢普斯的鼎盛时期相去甚远。

阿迪达斯五虎将系列

  反观老对手耐克,詹姆斯、欧文、杜兰特、保罗乔治、威少等明星签名鞋系列正卖的火热,冉冉升起的巨星东契奇和锡安也已“收入囊中”,更别提还有引领篮球鞋趋势的乔丹系列,以及人气极高的科比复刻系列。

  国内运动品牌近几年在篮球鞋领域可谓异军突起,李宁凭借韦德之道、驭帅和闪击等系列;阿达凭借KT、海沃德、要疯等系列;匹克凭借闪现、帕克系列;361凭借戈登系列等在篮球鞋市场疯狂“攻城略地”。

  深陷泥潭又背腹受敌的阿迪达斯12月23日突然宣布,和 Jerry Lorenzo 主理品牌 Fear of God 建立长期合作关系。Jerry Lorenzo将为 adidas Basketball 提供创意和商业策略。另外,作为合作的一部分,Fear of God 将创立全新支线——Fear of God Athletics,这一支线将专注于篮球和运动生活方式产品。

图片来自Fear of God官方Instagram账号

  2018 年 12 月,作为 Fear of God 的主理人,Jerry Lorenzo 和耐克合作的第一套鞋Air Fear of God 1发售,或许连他本人都没有想到,提供给球员穿的篮球鞋却被众多不打篮球的粉丝上脚。篮球、休闲、潮流与设计师的完美交融使得Air Fear of God 1遭到疯抢,二级市场也水涨船高,一时间成为年度鞋王。

  从老对手耐克手中“挖来”Jerry Lorenzo的消息一经传出就引起业界震动,Jerry Lorenzo 11月初才刚刚发布了与Fear of God新一季的合作系列。这一举动和当年阿迪达斯从耐克抢走Kanye West如出一辙。

  虽然从未公开过业绩数据,但Kanye West此前表示Yeezy包括服饰在内的整体业务有望在一年内赚10亿美元。纽约时报也援引消息人士透露,Yeezy品牌2019年销售额将超过13亿美元。阿迪达斯显然想通过与Jerry Lorenzo的合作复制Yeezy系列和Stan Smith小白鞋等当年的辉煌。

  之所以能从资金和实力更为雄厚的耐克手中夺走Jerry Lorenzo,阿迪达斯深度“放权”也是关键因素之一。双方不止简单的产品层面,而是品牌层面的深度合作,adidas 想要在篮球领域增强竞争力,Fear of God 则希望拓展产品线。

  Jerry Lorenzo 也表示,双方将推出 Fear of God Athletics 篮球支线系列将会以包括运动款和生活为主的篮球系列,也会成为其个人继 Fear of God、ESSENTIALS 后的第三支柱品牌。

  Jerry Lorenzo 对 Fear of God 的定位是“American Luxury”(美国奢侈品牌),Fear of God 要和其它潮流品牌区分开来的思路是明确的,品牌最新的“Seventh Collection”首次推出了西装、针织和配饰系列,继续完善产品线并拉高调性。

  今年第一季度,Fear of God与意大利奢侈男装品牌Ermenegildo Zegna推出了联名系列,打破了街头潮流与奢侈正装以往不可逾越的鸿沟。权威创意顾问Julie Gilhart评论称,Fear of God已经改变了人们看待整个潮流品类的方式。更有业界人士强调,Louis Vuitton或许无惧一个黑马Gucci,却不能对十个Fear of God放松警惕。

Fear of God 联名 Zegna

  阿迪达斯负责全球品牌的执行董事 Brian Grevy 表示,“Fear of God 和 Jerry Lorenzo 对全球文化的影响是不可否认的。Lorenzo 是个富有创意且有远见的人,并展现出了真正的当代企业家精神,拥有对行业的深刻理解。我们期待着与他合作,激励下一代篮球创意人士、运动员和社区。

  阿迪达斯想要借篮球领域重回巅峰,Jerry Lorenzo想要彻底改变篮球产业,双方的一拍即合与深度合作肯定会给篮球领域掀起不小的波澜,但是面对目前十分严峻的零售业环境和竞争极度火热的篮球领域,双方能走多远还有待市场检验。
 

  参考资料:

  《adidas 为何能从 NIKE 阵营抢来 Fear of God?》 | 理想生活实验室

  《Adidas 证实可能出售 Reebok 品牌,将于明年3月决定去留》 | 华丽志

  《Fear of God 宣布正式与 adidas 达成长期合作关系》 | HYPEBEAST

  《从Nike手中夺下Fear of God,adidsa在打什么算盘?》 | LADYMAX

Hey,亲爱的,你是对《放弃锐步合作Fear of God,阿迪达斯能否重回巅峰》这个话题很关注,你如果不满意以上答案的话,你也做个解答帮助其他姐妹呗,对了!告诉你个小秘密你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哦!

点我扫码!!或微信直接搜索公众号“评评测测”

相关内容
标签: 锐步 阿迪

作者信息

FASHION

FASHION

文章数

213

总阅读量

11654623

Copyright © 2006-2018 Smartsh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001336号-1